个个都是摄影家
 
六安市人民代表大会      发布时间:2012-07-11 08:41:29    浏览人数:2450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个个都是摄影家

曹承芳

 

岁末年初应邀参加市老年大学摄影研究会组织的摄影迎春茶话会。会长龙良泽如数家珍般地回顾了摄影研究会一年的工作。外出采风,不仅跑遍了城区的大小公园,而且从城区走进了广阔的原野;举办了各种形式的摄影图片展览;为提高会员的摄影水平,举办两次讲座,邀请了著名新闻摄影家为会员授课。研究会的新会员越来越多,人气越来越旺,活动越来越丰富特别老会员卢伟,还有两个班的班长常虎勋、李济根。还有张宁和陈家明,他们热情为会员和学员服务,受到大家的称赞。

龙良泽的话刚落音,会员们就争先恐后地抢着发言,谈收获,讲体会,颂老师。会场气氛犹如春天般的温暖。

会场上不时活跃着穿着时尚,手持各种数码相机的老年摄影爱好者们,只见他(她)们跑前跑后选择各自适合的角度,咔嚓咔嚓地按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时我真的有点陶醉了,好像自己置身于异地正在出席一场高规格的大会,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风光!

学员张宁的发言把我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拉回了会场,她说“现在感到了老年人学摄影好,既能增长知识,又能陶冶情操,真是乐趣无穷。我来老年大学学习摄影的初衷,只是觉得退休了,上老年大学好有个去处,学摄影只是停留在拍拍照片上,通过学习,才知道“拍照片摄影是两个概念,去年老师带我们去月亮岛拍摄全国赛艇比赛,我拍摄时没有掌握好光圈和快门的速度,拍出来的照片有些模糊,原来是没有很好地掌握运用

我看到原霍邱县水利局干部,已是78岁的李槐英阿姨笑眯眯地坐在会场里,40年前我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她在县上山下乡办公室工作时,我们就认识了。在那个年代她可能从没有摸过照相机,现在居然成了老年大学摄影研究会的会员了,不仅学会了摄影,还在自己的空间和微博上发表了几十幅摄影作品,真是奇迹!

傅先治端个摄影机穿梭在会场上,她是我10年前的同事,在地区计生委工作,整天伏案劳作,对业务很熟,工作认真,但从来没有看她拿过照相机,她的性格很温和,不轻易出头露面,两句话一讲脸就会发红,她是个非常腼腆的人。开始在学校的《摄影天地》专栏里,看到《红叶》和《老有所乐》两幅作品的落款都是傅先治,当时还有点不大相信。现在看到正是她娴熟地驾驭着照相机,面对大场面从容自在充满信心,使我对她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陶远是安庆人,原在六安地区 防疫站工作,她16岁就参军入伍当上了解放军,跟随部队南征北战,解放舟山群岛。1953年又雄赳赳气昂昂  跨过鸭绿江。我与她1976年在地区人民医院参加路线教育工作队时认识的,第一次见到她就给我留下深刻的映象。她圆圆的脸上镶嵌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她性格爽朗,干练利索,她关心爱护每个人,特别是爱护我们年轻人。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天天讲的是政治,个人拥有照相机的几乎没有,只有文化局和地委宣传部摄影师张登甲和解步云各有一部海鸥牌照相机,偌大个六安城关也只有一两家照相馆,所以一般的人玩照相机连想都是一种奢侈。

已是81岁高龄的陶远,从工作岗位上离休后,就上了六安老年大学的摄影班,开始是学员上基础课,后来上提高班,早已就成了老年大学摄影协会的会员呢!老年大学没搬迁时,学校离她家很近,但新校址离她现在新家又很远,儿女们怕她年高病多,劝她老年大学已上多年了,该在家享享清福了!但她不听劝告,仍是跟着老年大学转,我看她端个照相机步履蹒跚地扑捉着精彩的瞬间,看她好不容易要按照相机快门时,被拍的对象忽然改变了姿势,我都替她惋惜,累了半天,徒劳无功。但她自己却像没事一样,只是笑笑又去寻找新的拍摄对象。她告诉我经过坚持不懈的学习,她从不会使用照相机到运用自如,从会照相到会摄影。她的摄影作品《天堂寨瀑布》在北京书画摄影研究院参加展出,获得金奖,又被上海世博会“收藏”。看来她“步履蹒跚”并不影响她创作的热情。

所有这些使我激动不已,思绪万千,穿越会场,穿越时空,回到几十年前······。

小学毕业前根本不知道照相和照相机这两个词,更没看过照相机。小学毕业证上需要照片,老师才带领我们到叶集镇北街镇政府斜对面的许姓照相馆,是唯一的一家照相馆,老板名叫许正缨,走进他家的大门里往右拐,有一间小屋,至今还记得里面的摆设,一幅画在布上的山水画就像演戏时的布景挂在墙上,布画的下面摆放一张木制红漆高簦子,登子的对面竖立着一人高的三角架,上面放着一个方形棕色盒子,盖着红布面黑绸衬里的方巾,好像是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头,漂亮而神秘。小孩子都有好奇心,当时真想像孙悟空一样,变成一只小蜜蜂,飞到红盖头里,看看棕色方盒子里究竟是何物?

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大多数老百姓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拍过黑白照片,更谈不上彩色照片了。我和我的同学还算幸运,小学毕业就有了到照相馆去照相的机会。当时照一次相大概只需要一毛钱,但许多同学回家要钱时,都空手而归。我的一位好朋友哭着对我说,她的母亲不但没给钱,而且还吓唬她说:“小孩子照什么相,把魂照去了,就活不成了”。后来老师知道了,到她家去家访,她妈妈向亲戚借了一毛钱,她才高高兴兴的与同学们一道去照相馆留下了人生的第一副照片。

高中毕业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由于我们那个大队(霍邱县叶集区平岗公社红旗大队)接受安置知青工作做的比较突出,成为宣传报道的典型。经常有省地县的新闻和摄影记者到我们大队采访,才看到斜挎在他们肩膀上的照相机,不少社员感到很新奇,还以为挎的是盒子枪呢!听县里陪同的摄影记者储成铸说,挎在肩上的是照相机的盒子,盒子里装的才是照相机。看到省里著名的摄影家董青、袁廉民、陈大通他们用的照相机能伸能缩,社员们说,他们用的是长枪短炮。储成铸说,那是长短镜头,是高级照相机。身为摄影记者的他对此也羡慕不已。

那时照相机一定要装上胶卷,也称底片,才能成像。胶卷怕光,所以装胶卷很麻烦,我看到摄影师们的挎包里都有一个黑色不透光的棉布袋,白天换胶卷时,摄影师把黑布袋套在头上,蒙着双手和照相机,像是在玩魔术。特别是赤日炎炎夏天,当装好胶卷去掉黑布袋时,脸上大汗淋漓,就像水洗一般。有的摄影师忘记带黑色布袋,换胶卷就在被子了换,社员们看了心疼地说,照相的也辛苦啊!

我正沉浸在1973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摄制组来我们大队拍摄电影的情节中·····忽然听到主持人要我讲话,我不假思索的讲了一句“个个都是摄影家”的开场白,迎来了参加会议的老年摄影会员们雷鸣般的地掌声。

 

 
 
  相关链接  
· 国之大事 在祀与戎——观“9.3”阅兵有感 2015-09-08 12:50:41
· 抗战胜利阅兵,真切的感受历史 2015-09-08 12:50:08
· 文明祭扫在你我举手之间 2015-04-03 11:47:48
· 人生到处知所似 2015-04-01 11:48:06
· 莫让民族文化的根丢失 2015-03-18 15:56:13
· 尊老爱幼 助人为乐——托起中国梦的基石 2014-11-12 15:08:36
· 我的中国梦 2014-11-12 15:06:57
· 我是个戴水袖的泳者 2012-07-11 08:38:26

  •  

六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 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1901号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建议将电脑显示屏分辨率调为1024*768
技术支持:安徽商网 访问统计:0015697403